優秀都市言情 迷了吧!這是正經守墓?-第五十七章:你到底是誰?熱推

迷了吧!這是正經守墓?
小說推薦迷了吧!這是正經守墓?迷了吧!这是正经守墓?
洞穴爬到最后,就连易小六都会觉得磨得生疼,更不用说本就比他胖一些的费国生了。
费国生忍着鬼手贝往身体里钻入的疼痛,和皮肉在墙壁上摩擦的疼,努力而又快速的朝着前方爬着。
陈伯是在陈木榆的各种推搡下朝着费国生爬。
他手里的手电,一直照着费国生后背上的鬼手贝,只见那几根黑黢黢的手指撕开了他的衣服,努力的想要钻进他的身体里。
鲜血顺着衣服流淌下来,费国生扣紧肌肉,想让鬼手贝不那么容易的钻进去,但是他现在脸色白的,随时都可能晕厥过去。
啪!
易小六从洞穴跳入到地面上,朝着身后的徐丽伸出手,一把将她给拽了出来。
一个又一个的人从里跳了出来,可当费国生快要到洞空的时候,他早就已经快没有力气了。
“六爷……救我!”
他努力的挤出了几个字,这种感觉,让他感受到了生命流逝的无力感。
易小六看着那双充满对生命渴望的眼睛,思绪好像一瞬间被拉回到了三年前。
那一次……多少人不想死在这座大墓里,可现实太过残酷,他只能自己逃出去。
那么这一次,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死在他前面,要死也是他先死!
“好!”
易小六伸出手,一把拉住费国生的衣领,用力的往外拖拽。
刺啦——
肌肉划在墙壁上发出来刺耳的声音,让人觉得胆寒。
等费国生被拉出来洞穴的时候,两边肩膀早就已经血肉模糊了,
易小六迅速将他按在地上,看着已经钻进去半个身子的鬼手贝,他皱起了眉头。
情况,比他想的还要严重。
他一只手摸出一袋磷粉洒在费国生的后背上。
噌!
打火机跳动的火苗将空气燃烧到扭曲,他没有任何犹豫的点燃费国生后背上的磷粉。
磷粉遇火,迅速的在空气中燃烧,安静的房间里回荡着鬼手贝和费国生的惨叫,易小六伸手插入磷火中,一把将鬼手贝给拽出来扔在地上。
半晌后,火苗终于熄灭。
虽然鬼手贝死了,但费国生也丢了半条命。
陈伯等人也在其他人的帮助下顺利的从洞穴中出来了。
看着费国生的后背,已经被磷粉烧焦了,有些担忧的问道:“费五爷恐怕很难继续走了吧。”
易小六点点头,虽然他捡回来了一条命,钻入半个身子的鬼手贝也死了,磷粉也将费国生的伤口烧焦,暂时不会再流出血来。
但这也并不是长久之计。
费国生在经过简短的包扎后,有些无力的靠在墙壁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看着地面上烧焦的鬼手贝,声音虚弱的说道:“六爷……这次是你救了我的命。”
“少说点话吧,难道你还很有力气么?”
易小六拿着手电看了一眼周围,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墓室,周围只是放了一些陪葬品。
“大家也都先休息一会儿。”
他说道。
众人松了一口气,互相帮忙包扎,经历了几次的危机,大家多多少少带了些伤,虽然并无大碍,但这座大墓有几百年之久,浑浊的空气和水里都不知道有多少细菌。
擦伤不可怕,怕的就是感染。
我在末世種個田
南宫玲走到易小六的身边,主动开口说道:“你刚刚也差点被鬼手贝伤到,而且还把手伸进了磷火里,有受伤么?”
他抬起头,看着眼前那张布满担忧的脸,轻轻地摇了摇头:“没有受伤,你呢?”
“我也很好。”
南宫玲的心情有些复杂,很多想要说出口的话也说不出来,最后只好再一次的看了他一眼,这才回到了自己小队的旁边。
陈伯吃着压缩饼干走过来,朝着她说道:“都说患难见真情,这一点我还真是看到了,刚刚六爷第一反应就是救你,而且他去见方千重的那天,还特意的给我发了条信息,如果他回不来,也要让我帮你解除身上的催眠。”
“这件事儿你怎么从来都没和我说过?”
南宫玲的眸子瞬间睁大。
“你又没有问过我!”
陈伯瘪瘪嘴。
南宫玲垂下头,将身子轻轻地靠在了墙壁上,目光看向对面的易小六。
她不明白,明明在他的心里是有自己的,可为什么要避之不见三年?甚至自己以解除婚约为要挟,也不肯见面。
还是说,在易小六的身上还有着别的秘密。
异人
陈木榆挨着王庭坐着,目光饶有兴致的看向闭目养神的徐丽,努努嘴巴说道:“这女人什么来头啊,我看你们怎么都听她的?”
“我们夫人……”
“夫人?方千重的女人?”
陈木榆有些诧异,他还真是没想到,一个杀伐果断的女人,居然会和方千重还有这层关系。
“你看过她的脸么?漂亮不?”
陈木榆好奇的问道。
王庭摇了摇头:“我们都没有见过,但是听说长得很好看。”
其实他也很好奇,毕竟谁都没有见过徐丽的真面目。
嘶——
突然一道蛇吐信的声音在黑暗中格外的刺耳,易小六眉头紧蹙,神经从进入大墓后,就没有松懈过。
嗖!
突然一道冷光闪过,只见一把飞刀扎在了墙壁上,蛇被飞刀扎在墙壁上,没有了生气。
啪啪啪!
P.AS.替身天使~随风而至
“好刀法!”
易小六皱起眉,神色凝重的走向了徐丽。
“过奖!”
徐丽面无表情,轻轻地拍了拍手,目光看向四周:“既然能看到一条蛇,相比这里还会有第二条,大家自己小心一些。”
“你的飞刀,在哪里学的?是方千重教你的么?”易小六继续说道。
徐丽看他一眼,这一次并没有开口回答。
在没人看到的地方,程小染的目光紧紧地看着墙壁上的飞刀,一双漂亮的眸子布满了泪光。
“姑姑……”
她嘶哑着嗓音,眼泪不受控制的滴落下来。
程小染突然站起身,快步的跑到徐丽面前说道: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会我们程家的飞刀之术!”
她的身子不停的颤抖着,其他人都将目光看了过来,显然没有想到程小染居然会这样激动,难道徐丽和程家有关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