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棒的小說 簽到三年,成爲全球特戰之父討論-第1786章:洗刷看書

簽到三年,成爲全球特戰之父
小說推薦簽到三年,成爲全球特戰之父签到三年,成为全球特战之父
所有东方大佬都非常清楚,在没有必胜的把握时,一旦开打,几十年努力发展就会付之东流。
于是,隐忍了多年,快速的发展自己的各方面实力,慢慢积累,终于有一较高下的能力。
这次亮剑,便是他们重新站到世界舞台的开始。
面对突然变得强势的东方,维多克依旧想要让己方的撤退体面一些。
撤退、认怂的锅已经丢给海军方面的将领,他自然也需要做出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,想办法让己方输的不是那么丢人。
维护自己的颜面,也是维系颜面的重要一步,就算撤退,他们也要做出一副强悍强硬的姿态,这才对得起他们的地位。
思考片刻后,维多克下令道:“让B2轰炸机携带dao弹升空,让木亥潜艇浮出水面,摆出攻击的姿态,让dao弹驱逐舰在撤退的时候,将所有雷达功率调整至最大,做出随时准备战斗的姿态!”
“是!”
通讯参谋快速将维多克的命令传达了下去。
现在,维多克也只能让所有战略级武器来一个集体亮相进行威慑了,他们必须表明态度,如果东方继续追杀,想要赶尽杀绝,那他们就全面开战。
在维多克看来,对方的总指挥幽灵不是傻子,他能够非常清楚的看明白现在的情况,面对己方最后的威胁,他绝对不会继续追击。
如今的东方,在局部的战斗力可能已经超越了他们,可真的要变成全面战争,那双方都将面临巨大的损失。
一晌貪歡:總裁離婚吧 落歌
维多克经受不起这样的损失,他们会彻底失去话语权,那些曾经被他们欺辱的势力必然会想办法实施报复。
但东方也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,他们才刚刚发展起来,一旦与势均力敌的老米展开全面战争,必然会遭受非常严重的打击。
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
过惯了幸福生活的炎国人,自然不会愿意回到曾经的苦日子。
这就是维多克的底气,他认为幽灵绝对不会死战到底。
很快,维多克的命令传达了下去。
收到命令的第三舰队作战指挥室内,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,在场的所有指挥官,全是一副死魂落魄的样子,脸色难看无比。
他们心中非常清楚,从今天开始,他们第三舰队的无敌之名,将彻底被总结,取而代之的炎国的王者姿态,开始冉冉升起。
这些指挥官心有不甘,却丝毫没有办法,他们完全想不到任何破解的电磁轨道炮的方式,就算强行战斗下去,等待他们的也只是死亡一个结果。
撤退认怂,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机会。
此时,在炎国的军舰上,战士们已经注意到第三舰队开始撤退的场景了,舰队上的所有人顿时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。
“太好了!那些杂碎逃跑了!”
“撤退了!我们胜利了!”
每个军人,此时都在兴奋的欢呼着,脸上写满了自豪的神色。
这是一场划时代的胜利。
曾经,海军非常弱小,他的发展史就是一本屈辱史,周边的势力都想在海洋上搞事情。
被迫无奈,炎国想出了共同开发的注意,牺牲一部分经济利益,换取更多的发展机会。
如今,这一切局面将彻底被改变,全世界所有人都将重新评估炎国的海军战斗力!
他们击退了不可一世的舰队。
那可是号称最强的第三舰队。
现在却在自己的攻击下,夹着尾巴逃跑了。
不少年纪大一些的军官见到这一幕时,眼眶都已经湿润了。
他们是经历过炎国海军最艰难的那一段时间,他们还记得,敌对军舰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情况下,强行逼停自己的商船,并且要求进行检查是否拥有违禁物品,如果不让检查,就不让海员离开。
卢碧 小说
那时,在货船上的海员已经没有了食物,可对方却丝毫不愿意放行,也不愿意提供任何食物补给。
最终,炎国只好为了那些船员,同意了检查。
确认船上没有任何违禁物品后,那些洋鬼子扬长而去,没有理会对炎国造成的影响,甚至连一句道歉都没有。
那件事,成为了很多海军战士心中永远的刺!
就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足,没有能力赶往事发海域,跟没有能力从洋鬼子的手中救下自己的民众,才只能让他们接受屈辱的检查。
網遊重生之植物掌控者
这是海军的耻辱。
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们终于等到了反击的这一刻。
为了今天的胜利,他们等的太久了。
所有炎国的军人,他们的战友,更是为了今天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。
自从东方被船坚炮利轰开,同胞们便遭受了无数灾难和耻辱。
当时组建的第一支近代海军,悍然亮剑,但因为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,哪怕浴血奋战,拼命冲杀,最终惨败。
那时,每个海军战士战死在大海上,将自己的每一滴鲜血,汇入海洋,没有一个人选择撤退,直到全部战死。
因为,他们不敢撤退,他们很清楚,自己的背后就是祖国,就是他们保护的人民。
那段时间,海军依旧贫弱,只有几艘其他势力淘汰下来的小型护卫舰,在战列舰还是主流的海战局面下,海军舰船不如舢板。
后羿-最后的弧士
而这已经是当时海军最强的战斗力了,很多地方甚至还在使用木质的小船。
仙魔同修 霖小寒
就在南部的海域,不知道多少海军战士,乘坐着木头建造的十人木船,守护着祖国的没一个岛屿。
在西沙,在赤瓜礁,一次次战斗中,弱小的海军战士只能选择血战,以小艇搏击军舰,如果打不过,就用刺刀拼命,用血肉去填平双方的差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