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道家神瞳笔趣-第118章 忘年之交看書

道家神瞳
小說推薦道家神瞳道家神瞳
陆轩 心中立即转了几个弯儿,想起沈先生第一次来曾说这张林是一个七十多岁的男子,而高春梅的年龄也在七十岁上下,又说自己的东西是老公的,立即失声道:“您说的张林是不是沈老师的老公?可是他······”
高春梅曾经告诉陆轩 ,这是他老公的遗物。所以,张林肯定已经去世了。
“你不知道张林和高春梅的关系?”沈先生盯着陆轩 问道。
“这有什么好隐瞒的,确实不知道。我开门做生意而已,我听沈老师说,老公已经去世不短时间了,我是前些日子才认识沈老师。”陆轩 坦然道。
“你认识她,也是她来出手东西?”沈先生叹了一口气。
见到沈先生的状态,陆轩 也放缓了口气,“没错,他带了一件三松笔筒。”
“她既然不久前卖出了这样的物件,何以现在又要出手康熙青花盘口尊?难道她花销很大?”沈先生似乎略有些失态。
听了他的这句话,陆轩 更确定了这位沈先生的确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大行家,只是听了“三松笔筒”简单四个字,不假思索就知道是说的是什么,而且准确判断出价值不菲,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缺钱,这不是很简单就能做到的。
“我看您应该是沈老师的长辈,不知道您为何不当面问她。我实话给您说吧,竹刻笔筒和康熙青花盘口尊都是他老公的,也就是您说的张林的遗物。竹刻笔筒张林拿不定主意是不是清仿,曾经给沈老师说过,所以沈老师到我这里来,只开价十二万。是我觉得应该是朱三松的作品,将价格提高到了二十万!不过,我当时对市场价值吃得不是很准,所以这个价儿其实也不高。”陆轩 耐心解释了一遍。
“噢?”沈先生看着陆轩 ,脸上的表情几度变化,而后又问道,“那这只康熙青花盘口尊呢?你多少钱收的?”
陆轩 笑了笑,“这只尊我是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吃亏了,我没有收下,而是答应帮她联系参加千古堂清三代瓷器的拍卖会。”
“千古堂,可是王听阈的千古堂?”沈先生立即问道。
“对,您认识王老?我之前有只唐英自制的釉里红小盘放在那里拍。”陆轩 起身,“光顾聊了,我给您倒杯茶。”
“唐英自制的小盘?小陆掌柜,你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古玩的?”沈先生的注意力彻底被吸引,几乎已经全部放到了陆轩 身上,仿佛忘记了了张林的事儿。
“时间不长,不过我是学历史的······”陆轩 刚说了一半,电话就响了起来,“不好意思,沈先生,您喝茶,我接个电话。”
陆轩 拿起一看,是李老打来的,“李老?噢,好的,啊?这宋刻本的捐赠的仪式搞得有点儿大,好吧······”
原来,李老来电话,是告诉陆轩 ,向苏省图书馆捐赠宋刻本的事儿基本敲定了,图书馆方面到时候想搞个大型的仪式,不过有些细节需要陆轩 和李家老太太抽时间再去碰一碰。
“宋刻本?”陆轩 接电话的时候,沈先生的脸上已经说不出是什么表情了。这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几句话的工夫,什么三松笔筒,唐英自制小盘,宋刻本,这几样东西,价值暂且不提,这平常的藏家终其一生,也未必能入手一件,他这咔咔咔全出来了,而且还不知道有什么其他好东西呢。
“你说张林是个藏家的时候,我没太在意,不过就从沈老师拿出的这两件东西来看,说藏家确实不为过。不过,他好像只热衷于收藏,不在市面上走动,所以我和家父确实也没有听说。”放下电话,陆轩 解释道。
“陆轩 啊,你的功力,在年轻一辈中着实少见,我没想到来一趟泰州,能遇到你这样的青年才俊。”沈先生暂时没有接茬张林的事儿,而是笑着说道,“我看咱们可以交个朋友,我叫沈松岩。”这称呼从“小陆掌柜”直接变为“陆轩 ”。
“沈松岩?”陆轩 听到这个名字,大吃一惊,忍不住把名字直接喊了出来。
“在泰州,王听阈秦兄也算是我的故交。”沈松岩看到陆轩 惊讶的表情,补了一句。
这王老名满华夏,已逾古稀之年,圈里人一般都会尊称一声“王老”,这沈松岩看起来要小得多,却只是称呼了一声“秦兄”。陆轩 的脑子飞快转动。
“您就是沈先生?!”
“呵呵,你刚才不是一直叫我沈先生么?”沈松岩微微一笑。
要说这沈松岩,可真是大有来头,出身收藏世家,兄弟两人皆是成就斐然。老大沈松岳在英国,著名的奢侈品首饰品牌“昂帝”就是在他公司名下,曾为皇室定制首饰;沈松岩是老二,是顶级的大收藏家,同时名下的“翰雅”拍卖行以不拍假货名满燕京乃至华夏。
新晋上仙腐神君
不过,这沈松岩十分低调,从不抛头路面,只在顶级圈子里和少数朋友交流,拍卖行也都是手下的人打理。所以,古玩行里一般是只闻其名,不见其人。
“沈先生的名气如雷贯耳,我真是没有想到,能在自家店里见到沈先生。”陆轩 话说得谦恭,却是不卑不亢,经过了此前一段时间的历练,陆轩 自是比刚毕业那会儿要沉稳老练多了。
“虚名而已。我看你虽然年纪轻轻,但放眼整个华夏,恐怕没有几个人能达到你这样的造诣。我沈松岩交朋友从不看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,今日也算有缘,来,我们以茶代酒,走一个!”沈松岩仿佛忘了自己来轩古墨是干什么的,居然豪情满怀地端起了茶杯。
陆轩 也被感染了,端起茶杯和沈松岩轻轻一碰,“能和沈先生成为忘年之交,陆轩 幸甚!”
放下茶杯,沈松岩颔首点头。而陆轩 却好似再也压抑不住好奇心,直接问道,“沈先生,您既然都问起来了,那我也就多一句嘴,沈老师是您的什么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