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閻女不能惹 源夢夢精靈-第134章 惹怒池裡的它讀書

閻女不能惹
小說推薦閻女不能惹阎女不能惹
严无忧和林竺赶往后花园打怪,补充能量去了,
当然,那个黑暗能量也就严无忧吸收了后,不受暗黑能量的负面影响,
而林竺可吸收不了,亦不敢吸收,所以林竺是免费的打手、帮手。
可惜今天出现的小怪不多,吸收了十三个小怪能量后的严无忧,就再也不找不到小怪了。
严无忧坐在凉亭里,丽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微波粼粼的荷池若有所思着,随着假设、猜想的进行中,目光越来越热切。
见到想入非非的郡主,林竺禁不住担忧了起来,轻轻扯了扯郡主的衣袖,打断了郡主的幻想。
林竺轻柔劝阻道:“郡主,莫要对荷池里的主源轻举妄动,急于求成并非理智之举,郡主要三思。”
严无忧终于眨动了丽眸,转头看向一脸担忧的林竺,一脸俏皮微笑问道:“那阿竺可有好方法引它出小怪?这能量可不能错过。”
林竺转头倒是想到了个最有效的方法,那就是郡主的画宠,可郡主方觉醒的主灵脉已受损了,未修复之前,万不可再使用的,
否则,轻则主灵脉消毁,再也不能拥有灵力可使用了;重则危及性命!
所以,这个方法暂时不能让郡主得知,免得害了郡主,还是再想想其它方法。
于是,林竺微微摇头道:“回郡主,阿竺目前还未想到好方法,
要不,回去想,想到了再过来?”
这时,严无忧丽眸突然一亮,微不可见的狡黠一笑,而后却一脸委屈巴拉的看着林竺,瘪着小嘴撒娇道:“阿竺,
你背本郡主回去吧,本郡主现在灵脉受损,身子大不如前了,再加之方才打了小怪,现在虚脱的连路都走不动了。”
说完双手费力的扶着石桌,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。
闻言见状的阿竺,一脸的紧张,赶紧扶住了郡主,担忧道:“郡主,您还好么?”
严无忧把全身重量全压在了林竺身上,虚弱道:“不好,本郡主现在头昏脑胀,走不动,要阿竺背回去。”
林竺忙边应了声诺,边把郡主往背上挪,轻轻松松的把软趴趴的郡主背在了背上,快步走出了凉亭。
严无忧虚弱阻止道:“阿竺,你走慢点,颠着本郡主难受。”
林竺微微一愣的停住了脚步,这么稳当了,还颠?好吧,郡主说慢点,就慢点走吧:“诺。”
应声后的林竺放慢了脚步,而趴在林竺背上的严无忧看似虚弱,但一双躲在披风帽下闪烁着精光的丽眸却不松懈的注意了周围境况…
终于,快走出后花园时,严无忧耗损着灵力,用心灵语术通知了林竺,‘阿竺,小怪们终于出动了!
待会儿你自己跟它们交手时,记住,不要直接打废它们,要跟它们示弱、跟它们耗,直到数量可观。’
林竺微微一愣,郡主的演技能让她大跌下巴!恍然大悟的林竺轻咳了声,并用鼻音轻应了声:‘嗯’。
‘阿竺,故作走的艰难还崴脚,假意侧摔着把本郡主摔出去。’严无忧又一心灵语术指导着林竺。
闻言的林竺一惊,哪舍得摔!如何摔得?!犹豫的林竺,突然灵机一动,脚尖故踢到了地上的鹅卵石,因此绊倒。
惊叫了声向前扑倒,倒下的瞬间,林竺用双臂及时护住了脸,
背上那并未被摔出去的严无忧为林竺倒吸了一口凉气,成肉垫的阿竺,可不是一般的疼!背上还有个郡主压着啊!
严无忧自己翻身到了一旁,故虚弱着声音,却真心关切问道:“阿竺,你如何了?”
忍痛翻身坐了起来的林竺张嘴欲语,却有一口腥甜的鲜血咳了出来,
严无忧一脸心疼、担忧的看着连自己都是一愣神的林竺,这一摔的代价着实有点大!
严无忧从衣襟里摸出一块手帕递给了林竺,林竺接过手帕,将嘴角和下巴的血渍擦拭干净,歉意道:“郡主恕罪,阿竺内伤不轻,背不了您了。”
这时园外的几个守卫闻声赶了进来,见状欲上前搀扶,林竺开声了:“尔等住手,
男女授受不亲,尔等去通传几个婢女过来就行。”
守卫闻言一愣,眼神复杂的看着欲言又止的郡主,见郡主无异议,便应了声诺,
就有一个守卫快速离去,而其他几个则是自觉脱下披风铺地上,
林竺领意的搀扶着郡主挪到了披风上坐着。
这时余光瞥到了十来个小怪朝这边靠过来了,严无忧故担忧着又要开口,林竺轻拍着郡主的手背以示莫要担忧。
林竺再次开声让守卫去园子外守着就行,没有通传,任何人不得擅自闯进来。
空想科学遁走
支开了守卫们,林竺爬了起来,将郡主护在了身后。
严无忧故担忧劝阻道:“阿竺,你内伤不轻,莫要逞强,要不,今天吾等就先撤了吧?”
林竺故作固执道:“郡主,阿竺无碍,定要为郡主攒能量。”
林竺说完就与走在最前头的小怪打了起来,严无忧则是一脸担忧的看着…
一炷香后,眼看林竺吸引来了二十几个小怪,其中有十多个与林竺纠缠到缺胳膊断腿的——难以行走。
看来是时候了,严无忧嘴角微微上扬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跃而起的来到那些健全小怪们的身后,
青子 小说
小怪们还未来的及作出反应,身体已经支离破碎。
仅仅一刻时之间,那些原本站着的嚣张小怪已没了踪影,就差地上躺着的小怪未收拾了。
某控制小怪的主体源,感觉到突然剧减的能量源,发觉到上当被戏耍,气的仰头怒吼,整个荷池微微颤动着散发出恐怖骇人的气息。
感受到气息的林竺惊恐的看了荷池一眼,边快速的拾起地上的小怪,边催促道:“郡主,撤了撤了,今天就先这样吧。”
严无忧后知后觉的点头如捣蒜道:“好,这次听阿竺的。”
严无忧和林竺的双手拎满了小怪,拔腿就朝花园外跑去。
花园外的守卫和婢女们见到奔跑出来的郡主和林管事,满头的问号在冒泡!
严无忧话不多说吩咐道:“守卫,守好花园,切记!任谁都不许进花园,园丁们亦暂时放假,等候通知再返工。”
语毕,就和林竺一起朝红霞殿跑去,一路上连灯笼都不需要照了!
今天是赚大发了,但好似亦惹大发了,得赶紧回去把能量吸收了,亦要赶紧去找月左使商讨如何应对荷池阵法里的某物。
严无忧吸收完将近五十个能量源,已是寅时末了,但天未亮,还处于灰蒙蒙的雾气中,
严无忧和林竺挑着灯笼,离开亲王府之前,又去了趟后花园,
这次没有进花园,就站在花园拱门外往里瞧了瞧,并未发现预想之事发生,微微松了一口气,
严无忧再三叮嘱、强调守卫们定要守好花园后,就与林竺离开了亲王府,乘坐马车往新月湖匆匆赶去。
来到人间的阎如意,第一次这么早起出门、行走在街道上,发现到了街道上已有三三两两成群结队的商贩开始出摊了!
为了生活的普通百姓,真是劳碌不易呀!越发的要珍惜当前的美好生活!
咦?严无忧第一次看到了在巷子里、街角处那游走的阴差和游魂了!
严无忧心里嘀咕,平日见不到阴差和亡魂,本以为这个城镇的街道、巷里没阴差和游魂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呢,原来是时辰问题。
有就好!助阴差抓拿逃魂、超度亡魂,又多了条赚取功德点的好路子呢!
在严无忧美美的想象中,马车已达新月湖。
圣女阁顶楼上的月左使还在修养、调息中,但严无忧的到来,月左使并未拒人之门外,直接面见。
严无忧将亲王府后花园的情况与月左使讲述了一遍,
闻言的月左使稍作思虑了会儿开声道:“无妨,目前的它还惊不起实质的惊涛骇浪,
圣女可以就接着作,继续消耗、削弱它的能量。”
月左使的这个定论,令严无忧惊喜万分!严无忧欣喜的抱了一把月左使道:“明白!谢谢月左使!告辞!”
语毕,月左使还未回神,已不见严无忧人影!